新闻中心

长江最东端,看大鹏与落霞齐飞

近日,长江口最东端的CW-10大鹏传回了一组美轮美奂的照片,让人不禁讶异是哪里的朝阳和落日有着如此的功力,能将唐代诗人王勃《滕王阁序》里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复刻得如此之神似?

 

原来,CW-10大鹏飞行的地方位于上海市横沙岛,是长江口三大岛屿之一,与长兴、崇明二岛遥相呼应。作为中国的金融中心和贸易中心,上海市土地资源极度稀缺,对城市发展形成一定程度的制约,围海造陆成为拓展上海城市发展空间的重要方式。CW-10大鹏搭载单反相机,在现场进行了施工区域的测绘工作。

 

该工程涉及水域范围大,且施工水域面临台风、寒潮大风等恶劣天气的影响,给水上施工安全带来了巨大挑战。岛上的阵风经常会达到67级,而就在CW-10大鹏作业当天,工作人员一直等到下午时分风力才有所下降。据现场小伙伴回忆道,“由于工期紧张,加上岛上一般起步风都是5级,再等下去天就黑了,我们就硬着头皮让CW-10大鹏起飞,没想到在风这么大的情况下数据精度还很好。”

 

据工作人员介绍,沿着海边只有一条海堤路,然后每隔67公里有一条很窄的小路通往岛上。“无论是海堤路还是通往岛上的路都很窄,类似普通的乡间小道,除了垂直起降很难想象其他起降方式要怎么在这里实现,稍不注意就可能落水里了。”由于环境的制约,CW-10大鹏垂直起降的特点着实为工作人员节省了大量寻找合适起降场地的时间。

 

任务区域的作业条件也受到了自然环境的限制。这里不仅被大面积水域覆盖,有的地方还生长着大量芦苇,GPS 信号比较弱,数据采集难度较大。而且天气变化很大,一下雨一涨潮岛里全是水,退潮或者晒几天太阳就全是淤泥,无论对于人员安全还是测绘精度来说都存在极大困难。为了抢工期,工作人员每次都只有等淤泥干了之后抓紧时间打像控点。

 

对于类似这样的特殊区域,成都纵横在今年5月刚推出的CW-10C大鹏的1:500免像控解决方案正好直击痛点。整套方案不仅解决了无人机测绘中需要大量布设像控点的难题,让“免像控”成为现实,还依然保持着“姿态好、效率高、精度好”的三好学生标准。在填海造陆的施工过程中,由于大部分区域位于水域,并且受天气变化等自然条件影响巨大,传统航测方式不再满足作业条件,免像控解决方案就解决了用户的燃眉之急。1:500免像控航测系统自发布以来得到了全国各地行业用户的认可和赞赏。

 

同时,相比多旋翼无人机,CW-10大鹏一个架次可以完成5平方公里的测绘任务,对于争分夺秒的填海工程来说极大地提高了效率。鉴于工程的特殊性,虽然多旋翼无人机的起降方式更为灵活,但是由于续航时间太短,每个架次的作业面积受到很大限制。“我们都是看天吃饭,若是错过了好天气,不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了。”

 

大鹏系列垂直起降无人机作为业已成熟的飞行平台,不仅能为用户提供符合行业发展趋势的无人机系统,还能同时配置个性化解决方案。从某种程度上讲,我们既是完美主义者,愿意为了一个好产品,死磕到底做上千次实验;我们也是一个实用主义者,解决用户问题始终是我们推陈出新的着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