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大鹏:我走过的“八千里路云和月”

“飞跃过沙漠和戈壁,高山与湖泊;经历过吐鲁番的酷暑,也体验过昆仑山的寒冬;她是从一而终的贴心伴侣,与你直面大自然的残酷,与你共享最美丽的风景。我是53号CW-10大鹏,至今飞行101小时,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最近,一位在新疆的同事更新了一条诗意的朋友圈,字里行间的CW-10大鹏既充满了“广阔天地任我驰骋”的豪情壮志,又徜徉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浪漫情怀。看到之后不禁纳闷,是怎样的一片土地,让大鹏的壮志凌云油然而生?是怎样的一段历练,足以让一片丹心白首不渝?是怎样的爱与梦想,支持着大鹏和小伙伴们乘风破浪?

 

原来,这架53号CW-10是2016年10月24日正式交付给新疆交通科学研究院的大鹏。据新疆交科院的小伙伴回忆,和这架大鹏在新疆作业的日日夜夜,用“跌宕起伏,五味杂陈”来形容,完全不为过。

 

“印象最深的是16年12月的时候,那时接到了一个公路的前期航测任务,也是拿到飞机后第一次出任务。”小伙伴说道,第一次出外业做航测,一切还无从下手,到了现场一直处于懵圈的状态。第一周基本没飞,都在摸索着布像控点。整个项目光航测组就在外场待了50多天,还回现场补飞过。

 

在新疆,出外业面临着两大困难,一是复杂的地理环境,二是变化莫测的天气。这条路所在的位置不仅包含多种地形地貌,而且气候情况变化很大,这些不利因素都大大提高了作业难度。整个路段不仅有戈壁、胡杨林、沼泽地,还有沙漠、沙丘,甚至动物保护区等。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早晚温差通常还能达到二十多度,对于飞机和人来说都是个不小的挑战。“在温差极大的情况下,降落后机翼、螺旋桨都冻的一层薄冰,有一次返航之后我们检查到空速管还差半毫米就完全堵死了,心惊肉跳。”

 

面对地形的特殊性,人进去沙漠腹地,必须用奔驰的乌尼莫克全地形越野车,除此之外基本都没办法驾驭。“这么艰苦的条件下,飞机经常会面临紧急状况,如果没有严密的气动设计和强大的飞行控制,根本没办法安全返航,更别说执行任务了。大鹏一次又一次不负众望,我们也特别骄傲!”交科院的同事边说边竖起了大拇指。

 

为了更好的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地方政府和新疆交科院对这个航测任务都十分重视。这段从新疆库尔勒到若羌的道路,紧邻G218国道,最远处相隔仅30千米,而后者是“世界最长砖砌国道公路”,毁坏十分严重。由于这条路所在的地理环境十分恶劣,沙漠腹地还会经常起大风,这些意外情况对整个任务的执行周期和数据精度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有时候新疆的风特别大,人都站不住,更别说飞机了。9级风在这儿司空见惯,CW-10大鹏也只能晃晃悠悠的起飞降落。”但是由于飞行的旋偏角太大,导致任务姿态不好,拍出来的照片都是斜的,小伙伴们也只能等天气条件好些的时候再重飞。

 

“还有一次,我记得是一个下午,起飞的时候一切正常,只是感觉平尾有点倾斜,我以为是视觉误差就没管,想想应该是风大的原因。”交科院的同事笑着说,“因为飞了一整天,太阳也快下山了,最后一个架次飞完就回基地了。”一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大家才发现,平尾倾斜的已经不成样子了,只因为舵机的拉杆挡着才没有完全脱落。“总结了下是因为温度太低,尾部红色圆形3D打印件脱胶,导致平尾歪曲。但是得益于飞控牛逼的适应能力,将飞机完好的送回地面。”

 

2017年6月底,53号CW-10大鹏返回纵横无人机中心进行例行检查和维修保养。自从去年交付给新疆交科院后,截止目前它已经累计安全飞行约120架次,共计101个小时。

 

经过工作人员的全面检查,这架CW-10大鹏整体状况良好,除进行常规的外翼锁梢更换以及部件紧固、更新了参数和程序外,还进行了部分功能升级及优化,为下100个小时的飞行做好准备。

 

正如文章开头那段话写到,53号CW-10大鹏在新疆广袤的土地上,飞过了各种山川湖景,历经了无数风吹雨打,无所畏惧,化险为夷,才能成长为新疆交科院的一线战友,为他们尽心尽力,肝胆相照!

 

新疆交通科学研究院作为纵横大鹏的合作伙伴,曾携53号CW-10大鹏多次承担新疆地区的演示任务,为大鹏的展翅翱翔做出了巨大贡献。经过一周的维修保养,这架焕然一新的CW-10大鹏又将再次出发,在新疆这片富饶的土地上再次放飞自我,点燃激情,成就梦想!

 

我们期待着,每一架大鹏,都能在祖国的大好河山里留下属于自己的“壮怀激烈”,都能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八千里路云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