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鹏友专栏 | 长江学者周洲和她的“游戏人生”

“52岁却选择了25岁人干的事。”

——周洲自评


周洲,长江学者,西北工业大学太阳能Wi-Fi无人机“魅影”总设计师、反辐射无人机主任设计师,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国防科技进步一等奖获得者。


“认识周洲,你就会知道她真的是一位科学与奉献精神的践行者。”一位来自绵阳的作家,在和小编聊天时如此评价周洲。


乍一听周洲的成就、名头和他人评价,很多人会以为是位严肃的老学究,但很多事情和想像中的不一样。


从小编的角度看,周洲是一位为了“魅影”能取得各种突破性成果,经常通关各种副本的“游戏高手”。


◆◆
开启“超级困难模式”副本
◆◆


12月24日,经过半个月的外场试验,周洲带着完成任务的“魅影”团队从海拔5300米的西藏那曲市双湖县(中国海拔最高的县城)返回拉萨,准备从这里周转回西安。这次出行,周洲在路途中过了52岁的生日


image.png

周洲和部分魅影团队成员


从周洲的微信朋友圈中可以发现,一年中有一半的时间,她都带着“魅影”团队在外面做各种试验。高寒、大雪、冰雹、暴雨、烈日、狂风……外出作业时候,和很多鹏友一样,周洲带着团队外出试验时,遇到过各种恶劣环境。不过周洲的外业又和鹏友们不一样。


如果把外出试验比作打游戏,根据艰苦程度,大致可以把各个难度的副本分为简单、一般、困难三个模式。而周洲团队在外试验时,经常开启“超级困难”模式的隐藏副本。


以睡觉的床为例,都能说上好几个故事。


四个小马扎拼成一张床,一个不知道哪里翻出来的纸壳是枕头……如果有人告诉你这是一位长江学者的待遇,你可能认为这是在开玩笑。其实这只是周洲在外试验时的一个小插曲。


image.png

周洲和她的马扎床


外出试验时,周洲和团队经常几天几夜睡在野外,一辆简单铺了被子的小面包车上,大家能轮流去睡一会儿,没轮上的人,则天为被地为床。


image.png

周洲团队的“豪华房车”


条件好的时候也有。条件好时,周洲能带着团队晚上回宾馆睡觉,不过饭仍然是吃不好的。由于外场试验的地方大多比较偏僻,周洲团队早上出发时,早餐店经常没开门,晚上回到酒店,餐厅也已经全部停止营业,方便面和馕是他们常见的果腹之物。


image.png

外场试验路途中,周洲的“豪华”午餐


◆◆
怎样才能通关容错率低的副本?
◆◆


零下20多度的外场,17m/s的大风,不到五分钟裸露的指头就像断了似的……像前文提到的一样,这样的的场景周洲团队经常遇到。并不那么舒适的外场试验环境,其实也很考验人的精神境界。


image.png

外场实验时,周洲靠着冰块拍照


为了让学生对光伏能源在临近空间低温高照度条件下的性能有进一步认识,周洲曾带着学生去海拔5000米的西藏米拉山口做模拟试验。大雪封山、缺氧……这次的“超级困难”模式副本,BOSS放出的障碍实在是太多。


游戏的大型副本经常需要25个人配合,面对容错率低的BOSS,需要团队协作时,只要一人出错,则可能面临团灭的情况。


出发前,团队备有几罐氧气。作为带头老师,周洲没舍得吸氧,想着要留给身体弱的学生,或应对更严峻时刻。这次试验,在大家的互帮互质之下,团队有惊无险。


周洲团队的这次试验,也是在国内首次完成的低温高照度的动力能源测试,为设计临近空间太阳能无人机提供了宝贵的数据。


怎样才能通关容错率低的副本?团结、友爱是个不错的方法。



◆◆
打“欢乐本”时的快乐
◆◆


紧张的游戏过程中,有些副本可以苦中作乐。


2017年,小编写过周洲老师团队“魅影5”创造了国内最长太阳能无人机航时记录。在那之后,“魅影6”又有了更加突出的表现。


今年8月,周洲团队研制的太阳能WI-FI无人机“魅影6”,在陕北毛乌素沙漠边缘的戈壁上,经历了19小时34分的全自主飞行,顺利回收。


image.png

试验现场


此次飞行是国内第一次进行秋季太阳能长航时飞行试验,为实现太阳能无人机全年跨季飞行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当然,“魅影”也在这次飞行中,再次刷新了此前自己保持的记录。


试验过程中,由于飞机是全自主飞行,全程无需任何人工干预,周洲带着团队在一顶帐篷下等着“魅影”完成任务归来。


帐篷旁边,就是瓜农留在地里的拔蔓瓜(太小,卖不掉的西瓜)。由于天气太热,在经过瓜农的允许后,周洲带着人将瓜摘回来,埋在提前挖好的沙坑中“沙镇”降温。


image.png

沙镇”西瓜


待“魅影”打破记录后,西瓜被挖出来做庆祝的道具,顺便进了大家的肚中。



◆◆
最强游戏辅助“周姥姥”
◆◆


打游戏时,有一个位置容易被人忽略——辅助。但是大型团本要是没有辅助,这游戏可能就玩不下去了。


小编和周洲在微信上当了一段时间“网友”,在网上聊天时,只觉得这位老师很好说话,小编提的各种要求,都会答应。时间久了,小编知道了她的学生给她取的一个“爱称”——“周姥姥”。小编最初不能切身体会其中的含义,直到有了两次见面。


第一次见面,是在2017年9月初的绵阳科博会。

“你们‘鹏霸霸’是男生,我们‘魅影’是个小姑娘呢。”当时CW-100大鹏刚刚发布,西北工业大学和纵横的展位挨着一起,在接待访客的闲暇,周洲拿两架飞机打趣。

一说话就笑眯眯的,非常随和的老师——这是小编对周洲的第一印象。


第二次见面,是在2017年9月底的四川航展上。当时的展馆位置偏僻,吃饭的地方非常难找。“小黄吃饭了没?我这有饼干和面包。”每到吃饭时间,周洲看到小编,就招呼小编喝水、吃东西。还拉着小编的手,说年轻人要注意身体。

关心小辈的暖心阿姨——这是小编对周洲的第二印象。



image.png

周洲与在外场试验时认识的藏族小朋友在一起


“像一位和蔼的姥姥一样,关心你的吃穿住行。”“给贫困学生送衣服。”“孝敬父母。”“种菜、养花、热爱生活。”两次见面,加上学生们的评价和在周洲朋友圈中见闻,让小编对“周姥姥”这个词有了深刻的认识。


其实,小编觉得用“蒲苇”来形容周洲更贴切。当周洲是“周姥姥”时,她是柔软的;当周洲角色转换为“老师”或者“科研工作者”时,周洲性格中的“韧性”就爆发了。


队友如果是属性为“蒲苇”的强劲辅助,再困难的副本,总有办法打通的。


◆◆
播种者
◆◆


周洲是一位播种者。


这里的播种,不是指埋在沙漠中的一堆西瓜,也不是周洲闲暇之余种下的瓜果蔬菜。而是周洲传递的有关爱护、乐观、坚韧、执着的精神。


不过,说句题外话,周洲老师种的蔬菜水果长得非常好,每次看到周洲老师晒图,小编都很觊觎。

image.png


“魅影”团队的前身是“飞翼布局设计与验证技术”研究团队,创立于2002年。团队根据关键技术攻关和试验验证,又分设了“魅影”研究团队和“魅影”工作队。团队成员涉及无人机特种技术重点实验室、航空学院、动力与能源学院、自动化学院、电子信息学院、机电学院、理学院智能材料实验室等。


 十几年来团队形成了自己的理念:“思想有创新、技术有特色、成果有应用、人才有德行、文化有包容”。团队先后承担了国家863、总装预研、国防基金、国防基础技术、国家自然基金、国家重点型号关键技术攻关等科研项目,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国防科技进步一等奖2项、国防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培养了无人机方向博士后、博士、硕士100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