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鹏友专栏丨河南军测:“它就像一位住进心里的朋友”

“与大鹏的缘分说来话长,

感觉就是一位住进我心里的朋友。”


说起大鹏,来自中国人民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测绘学院(以下简称“军测”)的杨老师兴奋了起来。


那...这位鹏友的故事,

肯定666~~~



“很久远的事了,算是我们和大鹏的前世吧。”


时间要追溯到2014年,当时军测购买了一台黑鹰无人机,负责这件事的李工到许昌学院进行培训,在那里认识了后来加入纵横大鹏的骆酱。


“那时我还在山东读大三,这些都是15年来信大读研的时候听师兄们讲的,那时谁也不会想到如今的生活会和大鹏紧紧相连吧。


“无人机产业发展很快,一年多时间黑鹰已经快被淘汰了,我只见过它飞过一次。”杨老师回忆道,作为电动无人机,黑鹰的弹射装置很复杂,架设弹射架耗时费力,如果能在山区找到起降场地就要先谢天谢地了。


image.png

图为军测自己组装的电动手抛无人机FW100。


“为了应对小范围山区作业,我们自己的团队组装了一架电动手抛无人机,采用Pix开源飞控,续航2小时。为了按时完成航测任务,我们一天一般会满打满算飞3-4个架次。” 


可是,效率低成了一大考验,“起早贪黑一天下来,有效作业时间也就4-5个小时,不过当时觉得比多旋翼提升了一大截,心里还挺满足的。”


后来学校陆续购买了大白油动无人机、大疆的多旋翼无人机、伞降无人机以及其他品类的无人机,“说起伞降无人机我印象很深,因为伞降的位置误差很大,追飞机成了每位飞手的必须课。有一次伞降的时候风太大,吹着降落伞拖着飞机在地上跑,我们追上去的时候机翼已经折断了。”


image.png


“有段时间大家挺没信心的,鸡肋鸡肋,弃之可惜食之无味,盼着有一天出现一款整合了旋翼和固定翼所有优点的无人机,实现全自动化操作。”


杨老师拿起茶杯小啜一口,“我们算是见证了这几年国内无人机的发展吧。经历了曲折,所以更珍惜现在。”



“一路走来,和大鹏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2017年,当我们通过骆酱接触到大鹏垂直起降系列无人机时,特别是CW-20油动加垂起时,非常渴望能够替代我们现有的无人机。“垂直起降是最吸引我们的地方,当时我一听,心想:这下终于有戏了!”


“今年3月9号CW-10和CW-20完成交付的时候,可把我高兴坏了!” 杨老师激动地补充道,与大鹏无人机的今生故事终于要开始了,终于等到你还好我没放弃,就是这种感觉!” 


image.png

军测的项目大多都是大面积高精度航测,使用CW-20用一周时间可以完成以前一个月的业务量,还绰绰有余。


“我们一般会在嵩山无人机定标场进行飞行试验,用我们布设的大型室外检校场来检校大鹏无人机的精度,这些数据为我们的科研论文提供了很大的支撑。” 说着杨老师便从书柜里拿出了之前发表的论文《无人机影像空中高程精度优化新方法》给小编。

 

image.png

图为杨老师为军测学生们分享团队在无人机航测领域的最新研究报告。


“我还记得有一次上课的时候用CW-20进行数据采集,飞行中突然下起了小雨,大家为要不要让飞机返航还争论了半天呢。” 最终CW-20在雨中坚持完成了任务,“冒雨飞行风险还是很大的,纵横飞控再牛逼我们还是建议大家不要这么玩,哈哈。”

 

“作为铁粉,大鹏总体来说是目前最棒的无人机,差分系统和垂直起降相结合注定会有诸多亮点。但是...”  


话锋一转,直率的杨老师开始了“意见模式”,“在使用过程中我觉得有很多地方可以再优化,特别是在软硬件设计上还可以不断进步。这个我们下来再交流。”

 



番外篇:未来,鹏友一生一起走...


“我在军测地理空间信息学院学习的这三年掌握了前沿的技术,毕业以后召集了几位在摄影测量与遥感领域颇有建树的师兄,一起创办了航测易飞杨网校。


杨老师说自己一直认为,无人机的本质是工具,而使用工具的方法往往比工具本身更关键—— 这也是我们在无人机航测技能培训中的重点。” 


随着市场上无人机选择的多元化,来网校学习无人机实操和航测内业处理的学员也越来越多了,目前网校已有在学学员1300余名。“很多大鹏用户来学习航测内业处理。” 杨老师骄傲地说道。


关于未来,杨老师说,无人机航测是大势所趋希望借助网校这个航空航天遥感摄影测量交流平台,继续推动像大鹏这样稳定可靠的无人机系统不断发展,推动摄影测量的大众化。



一声鹏友,你会懂。” 

最后,杨老师依然忍不住来了一句土味情话

 (*╹▽╹*) 



小知识

中国人民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测绘学院,是一所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作战指挥、军事训练和科学研究培养高、中级军事测绘人才的高等工程专业技术院校,前身为有60多年建院历史的解放军测绘学院,是经国务院批准的全国重点高等院校之一。